花毽天地网
www.huajian.org

 

花 毽 栏 目

 

回 主 页

 
 

花 毽 资 讯

 
 

足 上 艺 术

 
 

花 毽 简 介

 
 

花 毽 入 门

 
 

花 毽 花 样

 
     
 

花 毽 记 录

 
     
  花 毽 视 界  
 

南 派 花 毽

 

 

 

 

踢毽回忆录(二)  人物介绍

谭俊川(18761959

溥子衡(18871958

林少菴(187320世纪50年代)

钓鱼张

王寿山(187520世纪50年代)

金幼申(自叙,18961963

全老者

 

黄俊之

武如山

李虎臣

存保臣

连永山

玉振声

爱振陞

钓鱼桂

快腿贵

赵献之

 

文墨芝

扎寿山

吴溪亭

李馥芝(18561927

潘豫臣(18781927

英栖禅

张济仁

谢华甫

尹意臣

张智斋

孙秀峰

 

夏荷田

支永兴

杜老巴

冯励斋

冯俊臣

祝子久

郑鹤舫

 

吴秀川

吴续子

左腿李

宝耀全

 

柏寿山

宋相臣(188720世纪60年代)

程旭庭

 

李体铨

 

 

谭 俊 川

谭俊川像

谭俊川名英泉,北京人也。曾供役于清内府,后因不遂其志,遂弃而卖艺,创江湖未有之举,实为异人。其初自童龄即喜学毽子,有志者事竟成,乃与王寿山二人同受连永山指教,复有存保臣等之琢磨,不数载而踢毽子之艺业大获成功。兹就其体格言之,身材五短,精力异常充沛,于毽子技法别有领悟,故其踢来,小则细腻乖巧,大则开展大方,多而滔滔不绝,少而干脆漂亮,腰腿变化之快,快腿贵之后一人而已。普通之花式,无论大小特别省力,如卧鱼后铁门坎左右如一,还龙、戏水稳脆,串腕、葫芦连贯,毽股高大,噗噗镫小巧,跳空、马空无一不精,多而能准,所以有空儿谭之号。在国内各地如天津、济南、武汉、南京等处俱享盛名。及出国至苏联表演,载誉归来,为我国增光不少,益受各界欢迎。不但此也,即三股飞叉亦颇著名于世,然终不及毽谭之名,虽妇孺无不知者,然则一技至此亦云盛矣。

右图为19339月谭俊川先生在北京参加全运会预选赛

 

溥 子 衡

溥子衡(左)与金幼申(右)在金家庭院习毽时合影。

溥子衡住西城大帽胡同金家大院,与武如山老者时常接近,故西城派诸同人如赵献之、爱振陞、文墨芝、扎寿山等位常踢毽于半壁街之九公主府。宫门高大蔽风,凉爽,练习毽子尤属相宜。溥既经诸人指导,艺术大进,时双子(一姓双者,当时称作双子)新故,武老顿失所爱,而溥品艺兼优,遂有移爱于子衡之意,故指点处亦殷勤焉。溥之腰腿出于自然,虽为左腿,参加诸人中不显其左,实是难得。前底姿势不卑不亢;转印特灵活,由后底蜿蜒而上;其后底接扔轻松,打落姿势安闲而帅,干净而脆;还龙、戏水连贯稳健;大骗马老辣有情;头顶功夫生动得趣;裹毽尤严,有扎寿山风味,到处人皆乐与之周旋。曾在南京踢毽比赛会上与金幼申二人合踢七百对同起同止。在彼处各学校表演极受欢迎。又于全国运动会以平踢四千一百次而获亚军,复参加上海交大以及艺专表演,颇蒙沪上人士赞许褒扬,在毽子界中诚佼佼人才也。

溥子衡先生在表演“旱地拔葱”,毽在鞋尖。时年48岁。

 

林少菴

林少菴像

林仁浩(加偏旁“日”)号少菴,原住前外柳树井之河泊厂,与南城诸位如黄俊之、夏荷田等相交多年,在踢毽技术上得有成绩后又迁于北城,复与谭俊川、溥子衡诸人相处十数年,艺术尤进。南京发起踢毽子比赛运动及全国运动会中得有美好名誉。年事虽高而踢毽精神不减当年。所有踢法花式分别言之,林之裹毽非常严紧,有大连(即连永山)风格;身材高而能下势是其优点;传递帮底异常准确。其踢花式螺丝底子及穿洞抽屉底、抱印、后底飞印、全套葫芦、多数噗噗镫、跳空等皆有把握。虽至古稀犹自坚持不懈,无老迈之态,宜乎与谭宋诸人俱显名于艺林,且就其身法研究之。腿腕活动,脚脖与腿腕结合,如接后底则比他人较低,接卧底则能离开底腿不靠,穿洞卧底则底腿不屈,人皆能踢绷是活的,林则是落在鞋鼻正面,用绷尖之弹力高起,续其他花样。诸如此类,是皆一身筋骨攸关,非偶然也。

193310月金幼申、溥子衡、林少三运动名家在全运会国术场上表演。
自左至右为林、金、溥。

钓鱼张

张某遗其名字,世居北城三座桥之观音庵,与其庙主持僧有旧。因住本庙之后院多年,专制风筝为业。好踢毽运动,近处儿童购买风筝时常扰之,请为一踢毽子,向不推却,以故从而学者甚众。该院古槐障天,地僻人静,足为练功场所,引导后学,原原(纯按:祖父用“渊渊”)本本,口讲指授,颇具耐心,不敢以师自居,愿众人以兄事之足矣,于是皆以“大哥”呼之。其擅长者惟钓鱼,如串腕、辘辘腕、双葫芦、盖帽、卧鱼等皆纯熟无比,因其大小绷准确之故也。尤以里活辘辘撞上前底有如爬坡,其紧严如此,时人评论之,以其钓鱼可比钓鱼桂,其辘辘上前底可比张智斋。

王寿山

王寿山初为裱糊行业,后改梨园教戏。其子文元五岁即登台演唱须生,甚有名,号作五龄童是也。王自幼多才艺,聪明勇敢,与谭俊川共学开路(即飞叉)、毽子,用功在内城马神庙黑公府祠堂,风阴雨雪无日不至,因而成就极早,王十五岁、谭十四,二人俱显名于艺林。当时东城之存保臣等正鼎盛之际,而王寿山辈以髫龄而与争雄,思出头角,亦云难矣。只缘苦于用功,终于成就,所习各艺如愿以偿,其他无论。即以毽子而言,大小毽股、各样空、单双串腕葫芦,无不精通,独有活翻弓是其拿手。曾在东岳庙踢戏水十次,诚为空前之技也。尝言踢毽须下基本功,如跳竿、踢腿,在未踢毽运动前即作此种功夫,收益较大云。盖将一小竿插地上,用脚跳绕纯熟,然后踢毽自必灵活;常踢腿,腿分自大矣。(“腿分”应读作“腿份儿”) 

 

金幼申(自叙)

金幼申像

余自幼时常见  先父、先叔每于清晨之暇踢毽于庭中,唤余习之,彼时方六七岁,未解毽子于身体之益,辄谓余曰:“早晨踢毽,运动身体,借以呼吸清新空气,甚有益也,不得畏难。”盖当时虽经家尊之命,仍未得其意旨。然毽子之风可以想见当日盛行之一斑矣。后至十余龄时,购风筝于邻居张先生处,见彼院中有二人与张适在踢毽,三人对立,毽子往来,忽上忽下,前后左右周旋于腰际、头顶及肩背间,余一见而悦之,因就张先生而学焉。彼即所谓钓鱼张也。先生诚恳朴实,教导不吝,未及一年即有成就,围裹花式稍得一二,喜不自胜。又新识小友数人,复覩茶肆叔侄解海、解金及本街李武臣、常月川诸位,皆于踢毽之技粗具眉目,假作他山以助进步,然意犹未足。正磨练间,适值王寿山君来舍访友,谈及毽子技法高深,名式繁夥,与当代能手称呼,聆闻之下欢悦莫名。经王先生介绍踢毽子基本功夫,如跳竿与踢腿用法熟练后再踢毽子,自然易于为力矣。由兹为始,每日下基本功然后踢毽,未经年而踢法大变。后张先生见而谓曰:“今年可以赴庙会一试之。每日功夫不可间断也。”及至余十五岁,方遇谭俊川于皇城根之西祠堂,观其踢法高超、技法之妙。又得识五四老者及溥子衡、赵献之诸位,覩围裹之奥妙与花式之新鲜,不意在初出世遽得如此之盛会,何幸如之!其后遂同诸位能手时常周旋而获后来之果实者,皆出前贤提携引导之力也。余本人除参加南京踢毽子比赛会及全国运动会外,复于沪宁各校表演归来,转瞬卅载,而今已老矣,无能为也已。作回忆录以记其感想云。(由一九二五年夏日起四年间凡六十三次不同花式杰作)以上所写乃余昔年踢过之花式,见于翔翎考勤簿记者。至于舞台或庙会以及各处学校表演之花样繁多,尚未记载列入,仅此区区小技略供同好者参考研究并予指教,是所望也。

          金幼申撰述  一九六三年癸卯五月十九日抄毕,时年六十有八

回忆踢毽子故技诗

畴昔腾骧技,如今老不能。偶然一回忆,好似年复青。

            此实乃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六日旧作也。

金幼申先生表演“大毽股”,图为身与毽均在空悬的瞬间。时为19346月,先生年39岁。

金幼申先生表演“扑扑镫”,用里鞋帮从腿后踢起,左右互换,图为毽才踢起的瞬间。

 

金幼申先生在家练习踢毽,花式为噗噗镫。时年39岁。

 

金幼申先生与谭俊川先生19339月参加全国运动大会预选时合影。

附注:先生在一九二五年夏日,每周与踢毽友人用功、表演,记于簿上,名为《翔翎考勤》,所以较进退,誌杰作,免遗忘也。每周多者十人左右,少者二三人,非精彩者不记,故簿中多名手佳作、难得之技。在写《踢毽回忆录》将成时,曾按簿点旧踢品种一一抄于文末,及转抄先生遗作时,一时疏懒,一九六六年秋失原本,未能逐一补齐,犹忆所见杰作有以下各种花式:

里马空四十次

里跳空三十二次

四下飞的

四下还龙

还龙戏水

噗噗镫一百次

二十四样(里跳空、外跳空、里马空、外马空各五次,连续一次踢齐)(纯按:疑为各六次,否则何谓“二十四样”?)

葫芦底 葫芦捞 葫芦撑 悬撑子

钓鱼三十个(里十,外十,一里一外又十个)

外马空三十九次

左右别子二十六个

左右毽股十个

前后左右铁门坎

左右腿换龙

里辘辘空三下

辘辘腕、滚腿腕、画符

《踢毽回忆录》记踢毽动作方法名称而外,并记述清末以来踢毽名手约八九十人,各言所长,以全老者起始,以著者自叙告终,著于一九六三年。当时除宋相臣先生与著者均老于北京外,余皆谢世矣。惜原作保存一时,后人笔懒未抄副本,仅录一二,经乱遗失,今已不可见之,仅凭过目所诵,或童时所见所闻,忆其少数,信者录之,疑者闕之,以供爱好此技者参考,其去原作远矣!所述肯定有謬误处,然以技艺言之,总实有此技或者此人非仅此技之长,则略写所忆到者。

 

全老者

全老者未传其名字,好踢毽,据多人传说,此人至九十岁仍能踢,亦可见踢毽对于身体健康大有益也。

保七

保七居于北京外城,所习毽之踢法为南城派,其花式同于各派,但姿势及动作另具特色,闻老年尚能举前底,盖自幼功夫未停也。

黄俊之

黄俊之居崇文门外河泊厂,所踢毽为南城名手。闻所踢躁帽在右脚踢绷时,向地略点一下,同时用脚尖蹦起,毽即上升。而内城诸家踢此帽时右脚悬起。又所用鞋亦在鞋样稍有分别。黄又长于合踢围裹,数十年与老幼相盘桓。排行第六,当年黄六之技,同艺者常称道之。

武如山

武如山原籍房山,自幼即爱毽子,长于脚头花式,亦能起腰,大小相间,精神连贯。常谓“踢一脚要整一脚,不可死而后已”,反对久延放量。自谓见过踢毽人较多,以十年为一期计之,已够七期。武居阜成门宫门口,当时为西城拍派。杰作有举起前底,毽在底上画单圈再回原处。年八十以后犹能踢双绷。众以其年长,呼为武四大爷。曾撰毽谱,惜近于四字诗,后人不能使用以习艺。

李虎臣

李虎臣,东城踢毽名家,所擅各种花式动静娴雅,常与玉振声、爱振陞、存保臣四人练功于一起,腰腿轻灵虽逊于三人,而从容姿态使人观之怡悦。今其所长已难细述,但就存保臣同场习演而分析,李之技亦高材也。

存保臣

存保臣,清光绪年代善扑营头等跳竿教习,身较高,人呼为“大存子”。能耸身跳过骆驼。善于踢毽,凡起腰各技若比常人省力。曾连续踢外跳空二十五个加过腿撑子作收,在同艺者称为前后未有之功夫。据林少菴先生云,他人踢撑子,仅起腰后上腿向外蹬直,底腿踢毽由胸前升起(先迈,后跳起,踢直),存保臣在迈过毽以后底腿在空悬时能从容抖擞,可见筋骨轻灵。又言,某处练功之房正梁二丈余高,谭俊川之毽股,玉振声之搭腿盖帽,均能使毽打响正梁,存之撑子也能顶到。存年长于谭,其技姿势开展亦过之。谭初习时,慕之;稍长,互竞甚烈。存见谭艺追及自己,后不复出。

连永山

连永山又号及五,人呼为大连。与存保臣为毽友。性温和。谭俊川幼习踢毽时常受其指导,至老犹称道不止。据述,连于脚头功夫,健全绵软兼而有之,其踢葫芦尤为连贯,人亦称之为“葫芦连”。其小绷多而能稳,足趾特灵,大而动腿起腰,小而鞋帮旋绕,连皆擅长其技。有一脚花式名毽套子,即将串腕、钓鱼、搂腕、辘辘等一系列花样连缀成套,一次踢之,里外穿插,升降变化,用绷为多,由膝至脚,表演时异常精彩。惟连与谭能全套,以功夫纯而气力强也。连又善围裹,体高而能俯就,四人一致,同姿势,互照应,加以互竞,故当日同艺者多亲之。

玉振声

玉振声,北京踢毽名手也,与春存保臣同为东城一流技术,每同练功于沙滩一祠堂门前。彼时幽静宏敞,行人夏多乘凉,冬则负日之暖。玉等四人常往踢毽,由围裹起而传帮传底,单人分踢。至演出当天,认为最妙之一脚花式而休息,从不落地上,态度安闲,不闲谈,不喧哗,足见功夫纯熟。惟不乐与别人同踢,恐其不整。玉之特长今不能详述,但闻其搭腿盖帽时,毽直起之高,可比谭俊川大毽股,即此可见全豹之一斑。

爱振陞

爱振陞擅长踢毽,在清末颇驰名,与存保臣等同时。起腰诸技次于存,而脚下各艺皆极精彩,稳而准,少有落地者。四人围裹更佳,用帮全帮,用拐全拐,过脖翻身,协作一致。年老以后犹能运动,谭俊川常称赞之。

钓鱼桂

桂某,人多忘其名字。善于踢毽,最擅长踢钓鱼,因呼之为“钓鱼桂”。闻其踢时,似较他人省力,常有里十个、外十个,加篱笆又十个之多,即里钓鱼十次续外钓鱼十次,再加十次改为里一外一相变换,在一举足之间颇不易,其技之纯熟可以想见。

快腿贵

踢毽之技,腰须轻灵,腿应敏捷。据传,贵某动腿之快,又非其他名手所及。曾踢三葫芦,即腿绕毽三圈。又有一花式名九连灯,即踢葫芦绷续踢钓鱼葫芦再续飞葫芦帽,连贯一起,精彩动人。

赵献之

赵献之喜踢毽,居于都城西直门与复兴门一带,因而所踢风格为西城派,文雅而健秀,人亦温和而尚武,与武如山、文墨芝、溥子衡等常在一起练功,至老不懈。曾记得溥先生谈,在围裹中,赵有时用卧底连拍毽,使之过脖代替平帮。当谈时并仿效赵之打底,果然在接续围裹时出色,人号称为“贴饼子”。惟此式宜两三次为之,若多则尘土扬起,反不妙。赵之所擅仍多,所听得者如此。

双子

西城踢毽名手有姓双者,众呼之为“双子”(读作“书旺”音为去声)。年不满二十即出名,武如山视如子侄。相传,凡跳空、马空等动腿起腰之技,均优为之。惜性欠弘毅,后与谭俊川竞技不胜,不久病终,年长者惋惜之。

文墨芝

文墨芝工于踢毽,由少至老与众盘桓。其所紮之毽均合度,人喜用之。溥子衡初出演习时,与文翁共练于一处。文于少壮时,起腰、过腿,上下翻飞。至老来乃以脚头散碎技艺出以娱众,借之锻炼筋骨与目力,亦一时踢毽名手也。

扎寿山

扎寿山居于琉璃厂之龙文斋刻字铺。远望其貌,与谭俊川相似,身材略大于谭。擅长踢毽,在后底功夫可称独到。常人皆须回顾,扎寿山能置于面前,盖天然筋骨绵软,又深加锻炼而成。故其后底上花式运用自如,若葫芦底、葫芦捞、大小捞月以及后底上画单圈,仿佛平常踢串腕之熟;翻弓变换比人省劲显眼,而别子、大毽股等亦不为弱。更擅长围裹,所踢过脖,回环来往,严紧巧速。毽托上下翻乃其常理,而扎寿山递来之毽托,从脖后横出下落;遇接上手人之毽略远,则以鞋帮勾至切近,使之过脖,总之,围裹之步转身移,加以手绕姿式,非言语能尽传其长。金幼申先生尝谓,习围裹得扎寿山踢法始大进步,得其后底上诸技亦不少,实踢毽各家所称赞不置者也。

吴溪亭

吴溪亭居于崇外做小贩,在庙上卖布头鞋面。爱好踢毽,两腿极轻软,前底更佳能抬起放于项下,对前底各花式特为纯熟,如还龙、戏水、元宝底、葫芦还龙等等,均为其杰作。跳空、马空、别子、毽股等,能与各名手相周旋。当时踢毽居南城者无与其匹。宋相臣之得与北城各家练功,亦吴所介绍也。吴为人诚恳,因偶患微疾,误食汤药而逝,年二十九,惜哉!

李馥芝

李馥芝,北京人。沈墨少言,前清景山学堂勤杂工人。年长于谭俊川二十岁,年老后同人呼为“李二爷”。自幼即好踢毽,有特长。他人之踢串腕,里串腕向怀中绕,外串腕反之。独李翁之里平帮由怀中向外抖,外帮(近鞋头)改向里转。对于抖子一门花式,远非常人所及,故又有“抖子李二”之称。于是抖子腕、抖子葫芦、抖子上卧底、抖子连环搭腿、里打外串诸式,皆极出色。曾言踢毽注意真练。每到一地无须夸口自吹,令人看技艺为先。人皆以为然。卒于一九二七年,年七十二,病前犹能踢毽。

潘豫臣

潘豫臣名景熹,北京人,性豪爽,工书法,能绘画,健谈,喜饮酒。家素贫,曾不吝惜身外物。自幼即爱踢毽,与东城名手习颇久,里外串腕、葫芦、钓鱼,过腿之外里马空可踢十余个,里跳空十余个,噗噗镫、大小毽股,均为熟技。对围裹功夫亦深,紧严灵活,人多乐与共踢。又善于品评诸毽友技艺优点缺点,所言得失,人悉服其高论。如评谭俊川之艺,曾说如能功夫不辍,可以登峰造极;评金幼申之艺,内有惟裹上(指四人围裹)实高出俊川一头;评林少菴之艺,除赞优点特长以外,则有“但前底近于扛”(指高举不能直缩至胸前);评宋相臣之艺,除赞优点特长以外,则有“举前底与跳踢时必扬双臂,颇不雅观”等等。其自评则称,因爱毽而好练,样样不通,随众滥竽充数而已。意直爽且谦逊,颇可喜。当时文艺会场约请踢毽者不止一次,但表演前极少演讲踢毽益处对体育关系。潘先生长于口才,在会场上讲述表演意义及此技利益,声音洪亮,态度自然,得观众赞扬,对此艺之宣传及表演作用非常收效。

英栖禅

英栖禅,景山学堂教员。喜观踢毽,久之,向踢毽诸友试习,时已四十岁以上,肯用功,不畏劳苦,坚持数年,习成踢毽花样不少,如串腕、钓鱼、搂腕、葫芦、截子、别子、噗噗镫及朝天镫等等。与众合踢,如围裹传底帮底等等,望之均不知为成年后练者。为人口吃,性谨厚少言,人呼之为“英老师”。年长之人如有心学踢毽亦能有成绩者,英栖禅其一例也。

张济仁

张济仁名锡林,北京人。自幼好踢毽。稍长,所会更多,腰腿柔和,有持久力量。其擅长花式以脚头里外鞋帮穿插连贯者为多,前底、后底、卧底及马空、跳空、毽股亦优为之。后以贫苦,经天津经营杂技人邀往演艺,时人颇为欢迎。踢毽由游戏而专业而卖艺,谭俊川所创,张接其踵,非为远游宣传,盖不得已也。由于技艺纯熟稳准,作艺多年,传说老死于南洋,不知确否。

谢华甫

谢华甫擅长踢毽,比之当年诸名手稍差。今回忆所能亦有足称者,如里外串腕、葫芦、里搂腕、外挂腕、前底还龙、后底葫芦底、别子、毽股、撑子、里外马空等,花式不少,姿势亦佳,其里马空能踢十余个。对围裹传帮传底皆有功夫。年岁较诸名手略小,后因生活困难停练此技,遂无所闻。

尹意臣

尹意臣自幼爱踢毽,常与当时北城踢毽各名手学习,但技艺不显著。其单人表演以脚头花式为长,俗称散碎玩意儿。前底落后底亦能为之,换龙未能准。后因贫苦在京卖艺,创脚踢玻璃碟至头顶用以接毽,先将碟放地上,以脚翻之扣于鞋头,再以绷绷起接于头顶或后脑瓢,然后脚踢毽入碟内,或二三个,或一个,在技术上不费腰腿气力,观众颇为惊奇。记得尹之卖艺在一九二七年前后,后仿效者渐多。其合踢对于围裹颇好,并能参加双裹双传。

张智斋

张智斋居崇文门外西利市营,所踢毽为南城一派。性温和谨饬,与东西北城诸毽友亦多盘桓。其特长为右腿外辘辘上前底,实比他人纯巧熟美。其余花式兼擅亦多。在多人合踢中,围裹传帮传底均优为之。在多人分踢时,表演平日佳作,足以独树一帜。老寿康健得自踢毽功夫者为主要原因。又工书法,毽友多称赞焉。

孙秀峰

孙长山字秀峰,身胖大而喜踢毽,艺南城踢毽名手之一也。除串腕、葫芦、截子等不起腰花式以外,凡马空、跳空、别子、毽股、噗噗镫等跳踢之技,皆能为之。其杰作有外捞鱼,即先踢外葫芦,后用脚面夹住毽毛,形成反握之状,非脚腕软活不能办到。孙秀峰熟于踢葫芦,因而首尾连贯,外捞鱼更显丰富多彩。在围裹中也极紧凑,不显迟重,传递帮底均称熟练。当时南城踢毽人不少,造诣高深之士应首推孙秀峰。又能打形意拳,但名不如踢毽之广。

庆子

庆某,失其名字,人皆呼为“庆子”。经常与孙秀峰一同练毽,对其中深理所闻颇多,但成绩逊于孙。据自称,有打别子换别子四十五个马空,想见其当少壮之年亦不弱也。

夏荷田

夏荷田以制竹帘为业,好踢毽,尤好围裹,为人体胖身高,喜诙谐。在四人裹时,回环移动,以腹掩毽,转身后人不及防,易于落空,引众人笑。又每在四人围裹中,忽腾一脚踢起大绷,高数丈,自己接住再踢与他人。惟粗中有细,从未失足。年老后未改其习,其熟悉者转以为有趣。其踢盖帽,在过腿以后足跟略踏地作响再踢绷,与北城人悬腿踢绷稍有不同。夏之毽托不用铜钱,利用帘子眼钱,由于行业之便,价廉而工省也。

支永兴

支永兴在崇文门外制绒球为生。自幼爱踢毽,业余常以自娱。复与夏荷田、林少菴等为毽友,有时与北城名手在合踢时相会,所能虽不若人,但爱好极深,数十年不懈。因技艺有限,喜共围裹,可发挥集体优点,练身势与目力,收健身之益也。

杜老巴

杜某,忘其名字,回族人,年老以后人以“老巴”呼之(回语称先生为巴,尊老者称老巴)。好踢毽,对于脚头功夫散碎玩艺擅长不少。以卖点心为营业,与夏荷田、孙秀峰等常踢毽作为业余消遣。记得杜老巴在一九二五年夏日与毽友围裹及散踢时,已须发如雪矣。踢毽可锻炼身体,刚柔俱备,尤适合于业余活动,杜翁知其理矣。

冯励斋

冯励斋,回民,居南横街附近,卖鸡蛋以为业。业余好踢毽,性爽快,能谈,腰腿稍轻灵,垂老而步下犹轻快。如踢别子、辘辘、钓鱼过腿、里马空、前底等技,力求脆快漂亮,其幼年之功当更深矣。

冯俊臣

冯俊臣居住牛街一带,做小贩。喜踢毽,不辞辛苦,业余与各毽友同练功,在围裹、传递等技均得其法;散踢亦有专长,但不及冯励斋所会多巧轻妙耳。

祝子久

祝瑞龄,字子久,身健声宏,好谈笑。自年少时努力练习踢毽,多所收获。其所长之技,起腰动腿花式颇多,只缺前底,余如跳空、马空、别子、撑子之类,虽不甚多,而质量佳,姿势正。合踢亦受同艺者欢迎。单踢有时欠适可而止以致不整,为美中不足之处。

郑鹤舫

郑鹤舫爱好踢毽,肯用功苦练,对前底一门专能磨印,人有呼之为“磨印郑”者。据闻,能置酒瓶于后底上转到前底,其鞋底之平、筋骨之功夫可以想见,其天生骨骼具备条件亦有助焉。

小博

博某,遗忘其名。年少以踢毽闻于当时,人称之为“小博”。其腰腿非常轻巧,凡里外马空、跳空,并不费力。一日手提小罐买醋,遇邻童烦其踢毽,推辞不得,遂手提罐脚踢里跳空十个,人见者莫不称赞。其腰腿稳健,人罕及之。据前辈多人传述,非虚言也。

吴秀川

吴灵海,字秀川,幼上学于景山学堂,下课即习踢毽,由于得名家指教,又敏而好学,不数年所会花式颇多。据说外马空甚省力,在跳起以后上腿稍偏侧(通常指右腿),因而成外刀空,每踢能数十次,步伐轻巧,无迟重之声。对跳空、毽股之类,并能连续。多人场内围裹以后,显其身手各有客观。壮年以后中道而废,改业中医,竟不能一举足。凡学不进则退,技艺同一理也。

吴续子

吴续子,遗忘其本名,与吴秀川同时受技于谭俊川,均在童年,主要先习盘,人多时先学围裹。当时得有成绩,谭乐而忘倦。但吴资质虽不差,功夫中断,并前所习之技而渐忘矣。爱练勤恒,恒字最贵。数十年如一日踢毽,惟谭翁居先。若吴续子之流,为数当亦不少。

左腿李

踢毽居外城崇文、宣武一带者为南城派。所称派,指腰腿运用姿势特点,并非言语行为。由李某,忘记其名,因素常用左腿踢毽,人以“左腿李”呼之。据闻技艺平平,但每参加多人合踢,在围裹传帮传底已毕,例来各显所长,名为“开踢儿”,名手则由简入繁,先易后难,互较佳作,李则专长不多,按序献其各式,如串腕、搂腕、辘辘腕、死活相间,均用左足表演一遍,如背书一般,自动要求退换别人,当时人习知之,往往预言将退换他人矣,至则果然,足见李少进展无增益也。当日人才旺盛,竞技之场弱者怯于久停,观众抑扬最能鼓舞人发奋。踢毽之表演以静于口、动于脚为主,只有背人去练当人来演,不得自夸,由观众评判。李某艺虽不高,以今日论之,其自知之明,可取也。

宝耀全

宝耀全踢毽肯下功夫,居于阜成门一带,常到东南北城与众名手盘桓。一次冬天,同踢者订约,明春在东岳庙相见,预定须踢里跳空二十次,某人须踢飞葫芦上后底加葫芦捞,盖以一比一,二人互较胜负,谅宝必输与对方也。宝乃凌冬苦练,如期告成。某人素常自负有底,临场多次未整,懊恼而退。两人均踢毽高手,一朝之比,优势而无准备居于后位;宝则唯恐失之,练至纯熟,当场得以报捷。吾人观此可以借镜。

黑宝

宝某,少时即爱练毽,腰腿轻健,所擅不少。人以其面色稍黑,又为与另一宝某相区别,呼为“黑宝”,另一人称“白宝”。黑宝对起腰动腿之各项花式咸能表演,如马空、别子、前底、还龙等类,名扬一时。后未与各位往来聚习,不悉功夫退否。

柏寿山

柏寿山以做锦匣为业,喜踢毽,常与武如山、溥子衡等练功于西城。腰腿亦称轻灵,围裹颇熟,脚头花式通会甚多,亦一时踢毽名手也。

宋相臣

宋相臣名兆麟,京东河西务人。原为民国初年财政部印刷局制色科工人,其后专业踢毽。来京又经吴溪亭引见市内名手,技更大进。对各项毽中花式留心并肯苦练,如马空、毽股、别子、噗噗镫、前后底、还龙、戏水等,均不后于旁人。喜踢卧鱼一门,在作艺以后更以之作为表演主要花式。毽中原分接落与踢二项,宋翁兼能其两者,惜后偏于接落一项,异常纯熟。一传再传能继其技,从前踢毽各家均不能及,实可敬也。

程序庭

程序庭自幼即好踢毽,腰腿不及诸名手,然竞技之勇气时时表现人前。据传壮年所擅花式如里外串腕、里外搂腕、葫芦、前后底上花样亦不为弱。当年围裹传帮传底皆常与众盘桓。后因南城无练功夫地点,北城又远,其技遂无闻焉。

郗子

郗某,忘记名号,北京人,同练毽者呼为“郗哥”或呼为“郗子”。年与谭俊川相若。少壮时所擅在脚尖上花式。至于动腿起腰跳跃诸艺,远逊于谭。老后更贫苦,以拉车糊口,腰腿疲敝,仅偶一踢毽参加围裹而已。

李体铨

李体铨居南池子飞龙桥,喜踢毽,所擅长者,里马空及毽股、左右别子等种,散碎花式如葫芦、钓鱼,亦有可观。后因习手艺谋生,未能持久练毽,一九二七年以后即与踢毽诸家无往来。

傅某

 傅某,遗忘其名,因其制绒花纸花手艺,即以“花傅”称之。住崇文门外某巷,业余踢毽为消遣,常与南城张智斋、夏荷田等围裹。据林少菴先生言,所擅为脚下功夫,如里外串腕、钓鱼、挂腕、过腿等,围裹合踢亦南城一派。

                               下一篇:附记

花毽天地QQ群:146407630

联系信箱:huajian@huajian.org  

京ICP备05006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