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毽天地网
www.huajian.org

 

花 毽 栏 目

 

花 毽 资 讯

 
 

足 上 艺 术

 
 

花 毽 简 介

 
 

花 毽 入 门

 
 

花 毽 花 样

 
 

花 毽 记 录

 
     
 

花 毽 视 界

 
     
 

南 派 花 毽

 
     

 

 

(四)恩师邓贵明

笔者的恩师邓贵明,自1950年拜蔡林为师起,至2003年在澳洲病逝,五十余年,踢毽是其唯一的体育运动,他还常笑对师母说:“日后,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在灵前摆上一个毽子。”可见他对毽子的痴迷。
  师傅自幼家贫,父母都有一点残疾,不能工作,无奈十一岁的他便要出来打短工养家,侍奉双亲极有孝心,真是“家贫出孝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因此,深得街坊邻里的同情和称道。可怜他十三岁拜蔡林为师学艺时,连一双鞋亦买不起,是光着双脚学踢毽子的。然而,就象很多巴西的足球巨星一样,因为家里穷,他们小时候也大多是光着脚在街上踢球的。虽然条件不如一般的孩子好,但正因自小的磨炼,不仅使他们练出了超人的球技,更重要的是锻打出优良的质量和坚毅的意志。古人云:“英雄自古多磨难,纨绔从来少伟男。”相比之下,多些磨难比自小娇生惯养更易成材。
  经过四、五年的刻苦练习,师傅已挤身一流高手的行列亦印证了此理。虽未尽得蔡林真传,然而在某些方面已超越了蔡林。如他的身段和功架在毽坛是首屈一指的,他将戏剧中的功架、身段、做手和关目(眼神),武术中的招式和腰马功夫,醒狮中的步法和神韵融会贯通,化为己用。加上他生得身材匀称,剑眉朗目,平时已是英气勃勃,踢毽时更是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一招一式,姿态优美,不但毽到、身到、脚到,而且心到、眼到,玲珑浮凸,气格典雅。隐隐有股羽扇纶巾、谈笑用兵之儒将风度,看之,使人赏心悦目;品之,令人击节赞叹。连多位踢毽子的粤剧艺人亦自叹弗如,说邓贵明踢毽的功架比我们更象梨园弟子。
  由于师傅踢毽的气质好、格调高,加上他脚尖的尖力独步江湖,就是寻常的招数在他脚下亦颇为耐看,打絶招时就更是熠熠生辉了。下面介绍几招师傅的成名花式:
  其一是“担枪”,分正、反两式。打法和“挂珠”相似,“挂珠”是用平脚打,而“担枪”是用足尖打的,难度高出许多,很多二、三流的前辈踢了一辈子的毽亦掌握不好甚至掌握不了这一招式。一些人偶然打了一脚较为象样的,竟可乐几天。一些人平时自已抛毽练习尚可,但一上场便走样了,就如中国足球,平时的技术不错,但一“埋牙”(对抗)便不成样子,徒令国人叹息!
  闲话休提。这一招具体打法是看清毽子的来势和落点,调整好自已的步点、身体及毽子的距离角度,一腿半座马,另一条腿用足尖将毽子蹦起,毽子按既定路线从身体一侧飞上绕过脖子,毽毛舔着脖子方为妙着,再沿着另一侧身体,在支撑脚外侧落下。要点是以小腿带动脚腕发出腕力,也就是前面说的尖力,在击毽的一刹那又要控制住力度。就象歌唱家发声一样,气从丹田冲出,但在喉咙又要把它拢住,如此,声音方会厚实圆润。同理,受到真力的击打,毽子就如贯注了一股内力,象贝克汉姆射“香蕉球”一样,会按照你的意思而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否则,毽子不是乱飞乱窜便是软弱无力。
  所以,很多人打此招时,因尖力不足,不是靠缩头缩颈、闪身闪势,便是毽子掉到身前或身后的地方,让下家难以接应。更贻笑大方的是,有些人将毽子踢起,人从毽下钻过,成功率虽高些,但有失大度,被毽坛戏称为“不是毽过人,而是人过毽。”师傅打此招时,毽子熨贴流畅自不待说,身体扎架后纹丝不动,造型优美,仿如雕像。更令人叫絶的是,师傅平日着装斯文,从不穿短裤和没有领子的衣服上街,打毽亦是如此(衣领有碍毽子飞行,故一般选择无领衣)。当毽子绕过脖子时,毽子竟然从衣领和脖子中间之缝隙穿过,十之七八,絶非撞彩,真是神乎其技。
  此招之命名,是取自《水浒传》林冲雪夜上粱山中花枪挑着酒葫芦的担枪形象。南派花毽亦如南派舞狮一样,无论狮子或动作造型,在注重形似时,更重神似。
  其二是“单鞭救主”,此招是师傅首创。当毽子飞出圈外较远时,立即跃步飞起,然后落马伸腿,就在毽子掉到离地三寸之间,以足尖将毽救回。此招如没有飞跃动作,而只是原地落马打则称为“扳尖”,与“担枪”类似。但“担枪”是高桩,支撑脚半座,而“扳尖”是低桩,支撑脚必须全蹲下去,要求跟“担枪”一样,只是过毽的线路从脖子改为背部。难度又比“担枪”高出一筹,若腰马功夫稍为差些,根本就蹲不下去,更不要说还要击毽过背了。
  “单鞭救主”是在“扳尖”的动作上加上飞行动作,难度自然就更高了。此招往往是因为同伴出现了“败脚”,将毽子踢飞而抢险使用的。由于事发突然,难以预料,仓猝间用一般招数很难把毽子救起。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师傅打此招时起动、跃步、座马、伸腿、击毽,兔起鹘落,一气呵成。动作干净利索,充分体现了稳、准、狠三字真谛,令人叹服。
  能打此招者,必定具备反应快、弹跳好、身手灵、功底厚等素质,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把毽子救回。所以,此招至今能掌握的人并不多,打得好的更是寥若辰星,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则更是凤毛麟角了。
  此招的得名,来自于《隋唐演义》中尉迟恭单鞭救秦王的历史故事。日后,笔者又将师傅这招得意之作加以发挥,衍变出“旋身单鞭救主”、“燕子三抄水”、“虎卧凤阙”、“醉卧沙场”等招数。在此,顺便简单介绍一下:
  “单鞭救主”是顺方向救毽,而“旋身单鞭救主”是逆向救毽,打时须旋身飞跃,难度又有所增高。
  “燕子三抄水”是连续三次使出“单鞭救主”方把毽子救回,此招可遇不可求。因为第一脚不行,往往第二脚就能解决问题,要打到第三脚就比较偶然了。故在笔者三十多年的踢毽生涯中,亦只打过寥寥数脚而己。若刻意去打,就算成功亦极不自然。
  “虎卧凤阙”招式。书圣王羲之的书法笔走龙蛇、气象万千,被梁武帝喻为“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本人爱好书法,爱其比喻高妙,故将其化用到两招踢毽花式上,倒也贴切形象。“龙跳天门”是在跳起打“倒踢紫金冠”时,双手高举过头搭成门洞,毽子从身后向前飞行时穿过门洞,难度极大。“虎卧凤阙”则是在打“扳尖”的基础上,滑步向前座地,双脚成前箭后弓完全坐在地上,毽子则如“鬓辫”,绕过头顶,顺脊梁落下,难度比“扳尖”又进一步。
  “醉卧沙场”是在打“虎卧凤阙”的基础上,上身拗腰后仰成“铁板桥”,毽子经胸部在面门掠过,然后在脑后落下。此招难度相当大,非腰马、尖力、毽性等均达到相当水平不能为之。此招命名取唐朝诗人王翰《凉州词》中“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诗意。
  其三为“连环扣”。用脚将毽踢起,然后击毽脚绕毽子一周再将毽子踢起称为“圈毽”,俗称“跨栊”。“栊”是指门坎,庙宇的门坎都很高,超过成人膝部,想进庙,必须抬高脚跨过门坎,故称“跨栊”。“连环扣”是圈完第一次毽后,马上反方向再圈一圈。
  动作要领一是打“跨栊”时支撑脚一定要站稳。二是击毽后,脚随毽起,趁毽子还在上升时马上圈毽,动作要连贯,不能停顿,如此方踢得从容圆滑。如击毽后稍一迟疑再圈毽,就算你的脚转得飞快也难以成功。这就如跳板跳水一样,选手在跳板弹起,身子还在上升时己开始翻腾,若身子下落时才翻非搞砸不可。三是圈完第一圈后踢的毽一定要稳,只有这样,方能完成第二圈。此招难度也较大,一圈容易转,两圈就不那么容易了。有些人尽管能打,但打得牵强,象“热水烫脚”般的。故平时能多些练习颠毽等基本功,对熟悉毽性有很大的帮助。
  此招乃是师傅之独门絶技,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只有师傅一人能打。师傅打时,毽子控制得不高不矮,恰到好处;圈转的又大又圆,一环扣一环,连接自然,丝丝入扣。并能快中见慢,似玉盘走珠,清脆顺滑,玲珑剔透,毽坛同侪亦为之叹服。
  其四是“独步英雄”,此招亦为师傅独创。打法与“挂珠”相若,不同的是击毽脚击毽后顺势横摆扎架,作金鸡独立状,毽子绕过脖子后在摆腿扎架的脚外侧落下。
  这一招主要是看身段和功架,就如戏迷看京剧,一个简单的抬腿拉山亮相扎架,但只要做得有神,一样可以博得满堂喝彩。看毽的观众,包括很多踢毽修为尚不高的朋友,皆看不出此招的高妙之处,以为是寻常招式。其实,这一招如要打好絶不简单,非有相当功力不能为之。师傅之后,到现在为止,亦只有超仔(杨志超)及笔者两人能掌握而已,但质量与先师相比均仍有距离。足见此招絶非寻常。
  师傅演绎此招时,从击毽、摆腿、过毽、扎架等过程,吞吐自如、人毽合一,极富韵律,给人以美的艺术亨受。
  1978年,师傅带笔者及师弟黄国荣到佛山,欲寻正在佛山演出的粤剧著名丑生文觉非的弟子、现在还在省粤剧院做戏的著名演员麦维佳“探班”并踢一场毽。麦维佳由于文革时受到冲击,被下放到开平粤剧团当演员,那时,他是代表开平粤剧团在佛山演出的。我们找到剧团时,不料佳叔有急事,已回广州了。
  无奈之下,师徒三人只好在佛山影院门外踢了一场“三缺一”的毽。前面我们说过,南派花毽通常情况下是四至五人围在一起踢的,如果是六人踢则圈子过大,中间的毽子不知谁踢,容易引起失误。如是三人踢则圈子又显得局促,难以施展,且踢毽的频率稍嫌密了些。若拉大距离,下家接应时要连执带过又有一定的困难。所以,若要打得从容流畅,三人的配合必须十分默契,不论玩花、传递,毽子落点都要到位。而且,“执毽”(接上家毽)和“分毽”(送毽)的功夫要十分老到。如此,方能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因为毽头过密亦容易使人兴奋,只要踢兴奋了,很多高难度的花式就会连绵不絶地直奔脚底。因此,想不到这场“三缺一”的毽通过我们师徒三人超水平的发挥反而踢得精彩异常,简直可以用灿烂二字来形容。
  著名文学家余秋雨先生说:“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余先生的话用来形容师傅此时的景况亦颇为贴切。师傅此时已过不惑之年,因生活所迫,自小便出来闯荡,生活阅历十分丰富,结交的大多是良师益友,因此,无论是思想、言行、人生观等各方面都相当成熟。待人接物,热情有礼,从不恃才傲物,不事张扬,对求教之人都能悉心指导。所以,但凡接触过师傅的人对师傅的为人及毽品莫不交口称赞。至于师傅踢毽的技艺,此时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这场毽,亦充分反映出师傅高超的技艺和成熟。只见他踢来一招一式,清晰玲珑、高低错落、徐疾有致。再加上他特有的步法、身段、气度,更显得风神洒落,落落大方。又由于他对场面和招式把握有度以及点到即止的老辣脚法,比起年青时的神采飞扬则又显得光华内敛,含蓄藴借,一派大家之风范。
  我和师弟黄国荣身手都十分灵巧,加上年轻,表现欲又强,看见那么多人围观,急欲表演,故踢得异常活跃,如宝剑出鞘,锋芒毕露。打起来上下翻飞、龙腾虎跳,很有一股少年英雄的气概。在观众方面看来,我俩的确打得非常生猛。但在行家眼里,就显得有点灵动有余,凝重不足了。中国的书法,讲究的是功夫,结构不能松散;点画切忌浮滑。这只不过是最基本的要求,更不要说还要讲究章法行气、风神意态了。打毽亦然,讲究脚法和功架要扎实;踢出的毽和马步不要飘浮。若再上一个层次就要讲究传接、分家、配合等等方面,亦即是行家所说的“毽路”了。很多人问我,什么是“毽路”,如何“分家”?这个问题,容留在后面再讲。
  虽然如此,但我和师弟毕竟已是毽坛一等一的高手了,基本功都十分扎实,只是比起师傅来说略欠火候而已。在师傅的调拨下,我俩使出平生所学,你一招“玉带围腰”过毽,我一招“懒虎翻身”连消带打;你一招“童子拜观音”跌坐地上,我一招“醉飞双拐”冲天而起,你来我往、此起彼伏,直杀得“沙尘滚滚”。
  由于是三个人踢,必须移动补位,故踢来三人象走马灯般团团转,煞是好看。师傅使出一招“狮子滚绣球”,我俩一个接一个亦同样使出此招,如此这般竟打了两个循环。这是一个集体套路动作,即每人必须打同一动作,一个接一个如流水线般循环一圈,这有个名堂叫“曲水流觞”。紧接着又来了个“金龙抱柱”,这亦有个名堂叫“力杀四门”,可惜当时我们只有三人。
  正当观众不断叫好时,师傅和我又来了个“花园对枪”,“花园对枪”是二人互打“跨栊”。这招也有出处:说的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之御妹赵美容与白马银枪将高怀德在后花园对枪的故事。
  观众正看得眼花缭乱时,师弟突然来了个空心“跨栊”,不料一脚踢偏,毽子飞出丈外。观众不约而同,齐声惊叫,以为此毽必死无疑。正当观众惊愕之际,只见师傅一个箭步弹射而出,其身影真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施展出那招屡救险球的救命神招—“单鞭救主”,在观众一片惊叫声中将毽踢回圈内。观众轰然叫好,一位老者叹道“姜还是老的辣啊”。
  正踢得高潮迭起时,突然,汽车喇叭声大作。原来,看踢毽的观众越来越多,把整条行人道都挤满了。后面的人看不到,于是,有些骑自行车的人就将自行车停在马路边,人则站在车尾架上看,还有几个人竟爬到树上看。当时正是下班时分,人多车多,竟引起交通堵塞。影院工作人员见状,马上跑来请我们立即停止。为此,还与观众发生争吵,师傅怕引起冲突,忙拉我们走开。
  这场毽打得痛快淋漓,堪称是经典之作,只是突发变故,意犹未尽。毕竟,想要打一场好毽亦不是一件易事,必须是天时(天晴无风)、地利(场地好、观众多)、人和(有状态的好脚)相合才行,若缺一环,殊难尽兴。
  2001年,师傅随家人移居澳洲。两年后回广州探亲时说:“澳洲生活非常闷,言语不通,人生地不熟,整天呆在家里,朋友亦没有几个,怎似在广州,同声同气,每天踢毽玩鸟,快乐逍遥,真不想回去了。”此后,每天不是到这个公园便是到那个公园踢毽会友并作指导,古道热肠,四处布道,深受众毽友的爱戴。
  数月后,在家人不断催促下极不情愿地独自飞返澳洲,岂料还未落飞机就突发急病,及至送到医院已返魂无术,一代毽圣,竟然客死异乡,享年66岁。在今天,人们的平均寿命已提高了不少,66岁已不算长寿,不少毽友说:师傅若不是移居澳洲,或许不会那么命短。那次聚会,竟成永别,真令人痛心不已。
  师傅一生致力南派花毽运动,贡献良多,德高望重,桃李满门。尤其是将花毽的技术升华为艺术,使花毽的格调和品位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他的去世,无疑是毽坛的一大损失。
  恩师与我是邻居,除花毽的技艺自小受恩师熏陶外,师傅的道德人品以及处世为人的质量等等对我的人生都有较大的影响。因此,除了深感哀痛外,谨以这篇文字,聊作祭文,遥祭先师在天之灵……

                     未完待读
 

花毽天地QQ群:146407630

联系信箱:huajian@huajian.org  

京ICP备05006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