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毽天地网
www.huajian.org

 

花 毽 栏 目

 

花 毽 资 讯

 
 

足 上 艺 术

 
 

花 毽 简 介

 
 

花 毽 入 门

 
 

花 毽 花 样

 
 

花 毽 记 录

 
     
 

花 毽 视 界

 
     
 

南 派 花 毽

 
     

 

 

 

南派花毽历史


   (一) 南派花毽的形成

花毽又有南北派之分。南毽和北毽从毽子的构造和打法都有所不同,风格各异,这里着重介绍南派花毽。
  据毽坛前辈说,南派花毽最初是清朝时一班食朝庭奉禄的八旗子弟首先玩起来的。他们将北方花毽加以改良,把软毛改为鹰毛或鹅毛等较硬的毛;又将铜钱硬底去掉,换成蛇皮或猪羊皮等较软且弹性良好的材料为毽底。经过改造的毽子弹性提高了很多,踢起来非常爽脆,声音悦耳。由于毽子较为跳弹,又是硬毛,比较吃风,控制起来难度较大,特别是停毽(北毽称“落毽”),所以南派花毽根据毽子的特性,渐渐形成了四、五人一围的踢法(又称围毽),以踢为主,一人一脚,自由发挥。
  南派花毽虽不及北派花毽重套路的细腻精絶,但也檏实大方,灵动活泼。毽子上下翻飞如穿花蝴蝶,毽手则闪跳腾挪似戏水蛟龙,大开大合,生动流畅,随意挥洒,不受拘束,在全国毽坛中以其鲜明的风格而独树一帜。1984年,中国毽协委托北京的毽坛前辈郭七正、张桂梧两位老师在全国搜集各地的踢毽资料,两位前辈在广州文化公园观看了南派花毽踢法后说:“广州的花毽,很有特色。”
  民国期间,社会动荡,人们生活极不稳定,故踢毽热潮亦大幅下降,但还是有不少爱好者坚持下来。其中,当然是作为省城的广州较为活跃,而在顺德大良、伦教,南海龙江,中山小榄等地也有不少踢毽人。正是由于有这些毽坛前辈的承传,才使花毽这项民间体育运动得以延续下来。

(二) 毽坛前辈孙伯和图叔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笔者与一帮毽友到顺德和中山两地以毽会友。一大早,我们就驱车到达中山,拜会了中山小榄的毽坛前辈孙伯。随后在中山公园踢了一场围毽。同行的大多是当时广州毽坛的高手,如有“大侠”之称的高佬余德恒,有“矮脚虎”刘起达,曾是花县粤剧团文武生、年近七旬的李经文,有视踢毽为第二生命的何楚成,有年逾八十岁尚能跳踢的毽坛寿星、余德恒的父亲--余虾老叔父、有建隆大街的前辈霍振才,还有后起之秀龙荣波等人。开始时是在公园的儿童游乐场旁边踢,因围观的观众太多,影响了游乐场的生意,故工作人员请我们改在公园饭店旁的空地上进行,想不到围观的观众更多,真是里三层、外三层,估计不下二、三百人。他们高声喝彩,我们亦走马换将,轮番上阵,或许是受到激励,我们个个都把技艺发挥到淋漓尽致。
  孙伯亦上场踢了几分钟,虽然七十多岁了,已不复当年之勇,但仍精神矍铄、步履轻盈。提起往事、问起众好友近况,知道有不少老友已驾鹤仙游,老前辈不胜唏嘘地说:“自己年青时毽瘾非常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有空闲时间就到广州会毽友,并送上一些羽毛、蛇皮等造毽子的材料。”那时交通没有现在发达,到一次广州并非易事。
  达哥(刘起达)在傍说了一件趣事:文革期间,一次他到中山出差,见有人在踢毽子,踢的就是南派花毽,于是在一旁观看。突然毽子向他飞来,一时技痒,电光火石间使出一招“倒踢紫金冠”,将来毽踢回圈内。絶招一出,技惊四座,博得满堂喝彩。要知此招在当时乃高难动作,就算是高手云集的广州,能掌握此招的亦大概只有四、五人而已。当然,现在此招很多人都学会,已不算什么絶招了。那帮正在踢毽的同道连见也没有见过,当即邀其上场献技,询知原是广州毽坛高手,越发敬重。随后达哥问孙伯现在中山还有否人踢毽?孙伯闻言感慨地说:“由于种种原因,中山踢毽已日渐式微,现在基本上已没人踢了。”眼下,在他暮年时我们还尚来探望他,老人显得高兴万分。
  幸好,现在中山市又重振踢毽之风。近年来不但在外省请了毽球教练,在中小学推广毽球运动,还经常组队参加全国中小学毽球赛,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05年更在中山举办了全国毽球赛,毽球之乡之美名又在中山响起。
  拜别孙伯后,我们一行又赶到顺德大良,拜访另一位毽坛名宿—图叔。图叔非常热情,和我们踢毽后就热情设宴款待。席间,聊起了毽经,原来图叔是踢毽世家,自爷爷辈起便已踢毽,到自己已踢了三代。当时,图叔已是六十开外年纪,以此推算,他爷爷踢毽的时间当在清未民初时期,可证当时踢毽颇为流行。顺带一句,三代踢毽的还有余德恒,他除了自己踢外,他儿子和他老爹余虾亦踢。有趣的是余德恒踢毽不是他老爹带,而是老爹受他影响而跟他踢的,即子是师来爹是徒。

(三) 一代宗师蔡林

大家都知道,顺德美食和顺德厨师扬名天下,但知道顺德亦是有名的踢毽之乡的人恐怕就不多了。顺德不但自清朝以来一直流传踢毽,而且出了不少好手。其中最著名的两位絶顶高手一位是顺德伦教的希公,另一位就是从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纵横毽坛四十余年,在毽坛大名鼎鼎的南派花毽一代宗师——毽王蔡林。蔡林是顺德黄莲人,与希公的技艺相比可称在伯仲之间,是当时南派花毽数一数二的人物。
  蔡林自小酷爱踢毽,经过勤学苦练、拜师访友,再加上心灵脚巧、鋭意创新,其技艺已臻化境。踢起毽来,毽子在身上转来转去,姿态优雅,从容淡定。对一些高难的花式也能随意挥洒,轻松自如,小小毽子在他脚下如有灵性。
  特别是他颇负盛名的“挂珠”和“抱月”两招。挂珠是用平脚将毽子踢起,毽子沿着身体一侧绕过脖子在另一侧落下,所谓 “表袋上、表袋落”(旧时男唐装上有四个口袋,两个上袋用来挂怀表称表袋),就是说毽毛贴着一侧表袋飞行,再轻轻贴着脖子扫过,然后从另一侧表袋落下,熨贴舒服,就象一串佛珠挂在高僧的脖子上,故称挂珠;而抱月则是看准毽子来势,弯腰、半蹲,用右脚内侧盘过另一条腿在身体的左侧将毽子踢起,毽子沿着背部在身体右一侧落下,难度较大。但蔡林打来轻描淡写、洒脱自然,就算到今时今日,此招尚无人能及。
  蔡林还有一招“艄翁摆渡”值得一说。此招就是用头将高处飞来的毽子轻轻点给同伴。这一招虽然简单,没有什么难度,但蔡林却能化腐朽为神奇,力度拿捏妙到毫端,风趣幽默,别具一格。每每此招一出,都能博得观众笑声一遍,至今还为毽坛前辈们津津乐道。
  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期间,蔡林每逢星期天便和一班毽友在广州长寿路的乐善戏院旁踢毽,逢年过节就到广州文化公园或中央公园(即现在的人民公园)踢,几十年来,从未间断。据《广东体育志》记载:“1954年夏,广州市的踢毽子能手蔡林与粤剧界的一些踢毽子爱好者组成‘友联毽队’,经常在文化公园表演,吸引群众围观,男女老少都跃跃欲试”。那时,人们比较悠闲,业余节目和消遣方式远没有现在花样多,所以,他们踢毽时总有不少市民围观,这对他们毽艺的提高是有促进作用的。就好象演戏打完开场锣鼓也没有多少观众看戏,演员的演出肯定是大打节扣。因此,观众越多他们踢得越投入,真是既可自娱,亦能娱人。
  1958年,广州市体委邀请花毽队在广州体育馆为外国宾客作花毽表演,这可是南派花毽第一次登大雅之堂呀!故大家非常重视,经商量,最后参加表演的四人除蔡林外,还有外号称“机器”的前辈肖南、广州粤剧团“五军虎”俗称“打真军”的武打演员孔建强以及蔡林的高徒、亦即笔者的师傅邓贵明。他们四人的表演风格各异:如蔡林的雍容大度、肖南的粗犷泼辣、孔建强的生猛威武和邓贵明的玲珑洒脱,但合起来表演则非常和谐合拍,如流水行云,有慢有快,刚柔兼济,就象一阙跌宕有致、自然流畅的乐章。表演不但令外宾赞叹,同时还受到了体委的表扬,体委还请蔡林写了一篇有关花毽史料的文稿交体委存档。蔡林不但毽艺超群,书法亦有相当造诣,及后即用毛笔以蝇头小楷写了一篇关于南派花毽史料的稿子交给体委,不知如今尚在否?若能找到,相信这本书的内容会更加详尽。蔡林文武兼修、德艺双馨,在毽坛独具风标,毽界同仁无不叹服,可惜笔者出道稍迟,未得祖师亲炙,常常引以为憾!


                        未完待读
 

花毽天地QQ群:146407630

联系信箱:huajian@huajian.org  

京ICP备05006311号